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东兰概况



5人口

温家宝到东兰视查灾情

温家宝到东兰视查灾情

民国35年《东兰县政纪要》记载,全县人口明初约2.5万余人;明末清初7.2万人;清宣统年间为16.7万余人。据广西壮族自治区统计局的《晚清和民国时期广西统计史料摘编》(中国统计出版社,1989年12月第一版),民国时期东兰县人口,民国22年总户数19204户,总人口92851人,其中男47233人,女45618人;26年总户数21985户,总人口111388人,其中男55965人,女55423人;34年总户数为23610户,总人口116934人,其中男58571人,女58363人;36年总户数24495户,总人口122442人,其中男60975人,女61467人。
解放后,县进行过三次人口普查,其人口数是:
1953年,第一次人口普查,全县为26555户,127170人,比1950年增加10229人,3年增长8.8%,平均年增长率2.83%。
1964年,第二次人口普查,全县为34158户,162652人,比第一次人口普查时增加35482人,增长27.9%,平均年增长2.26%。
1982年,第三次人口普查,全县为44962户,242664人,比第二次人口普查时增加80012人,增长49.19%。平均年增长率为2.25%。
1985年底,全县为48550户,260160人,比第三次人口普查时增加17497人,3年多时间增长7.21%,平均年增长率为2.35%。从1950年至1985年,共增加143219人,增长122.47%。平均年增长率2.26%。
2000年,第五次人口普查,全县为64963户,280114人。
2010年,第六次人口普查,全县为68434户,295519人,与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的280114人相比,十年间共增加15405人,增长5.50%,年平均增长0.54%。

6经济

农业

泗孟梯田风光

泗孟梯田风光

东兰县气候温和,光照充足,雨量充沛。但属土石山区,耕地面积少,土地贫瘠,水利条件差,自然灾害频繁,水土流失严重,农业发展缓慢。粮食作物以水稻、玉米为主,其次是黄豆、旱谷、红薯、芋头等。经济作物有棉花、木薯、甘蔗、烟草以及水果、瓜菜、药材等。1952年,全县耕地面积15.79万亩,粮食作物播种面积21.27万亩,总产2181.1万公斤,平均亩产102.5公斤,种植业总产值547.76万元,占农业总产值897.43万元的61.04%。1985年,全县耕地面积20.91万亩,粮食作物播种面积31.3万亩,总产4823.72万公斤,平均亩产153.5公斤。种植业总产值1806.65万元,占农业总产值4148.29万元的43.55%,1985年与1952年比较,总产增2642.61万公斤,增长121.16%;平均亩产增51公斤,增长49.76%;种植业总产值增1258.89万元,增长229.83%。

工业

解放前,县内有纺织、染布、榨油、酿酒、砖瓦、竹器、木器等手工业。清道光八年(1828年)《庆选府志》记载:“手巾,东兰州所出佳”。光绪年间有造纸及铁锅、犁铧铸造。民国时期有土糖、烟草等加工业。民国35年(1946年)工业总产值国币5万元,占社会生产总值的0.03%。
解放后,1952年始建县第一家国营工厂“东兰人民铁工厂”。1954年起对个体手工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。1979年以后,个体工业得以发展。国营工业生产规模由几个人单纯手工操作的小工厂,发展到有300多人采用电动机械的工厂。产品除销售国内,尚有左旋多巴、泡沫玻璃、小型砌块成型机和木衣夹等销往国外。1985年,全县工业企业174个,总产值由1952年25.9万元增加到1038.47万元,占工农业总产值5186万元的20.02%,占国民生产总值6268万元的16.57%。工业总产值中,国营工业占81.23%,集体工业占18.11%,个体工业占0.66%。

7交通

县境内山岭连绵,沟壑纵横,交通闭塞。明洪武五年(1372年),修筑东(兰)宜(山)驿道,随后修整东(兰)田(州)盐道。清雍正八年(1730年),修筑东(兰)凤(山)驿道。
民国期间,县内道路稍有拓宽改直,便于马匹驮运货物通行。民国16年,县农民协会主任韦拔群号召各乡农会领导民众修筑道路,他亲自指导武篆民众整修和拓宽道路4条共45公里。民国28年,广西省府因急需抢运车辆汽油及其他抗日军用物资,修筑河田公路,途经县境东南110公里。民国33年,广西再次沦陷,日军逼境,河田公路破坏殆尽。民国35年,修筑县城至乡府及乡村间马驮路825公里。
1949年至1985年,除修整原有马驮路外,自治区还拨款和以工代赈修筑马驮路374.4公里,全县马驮路及修筑新公路14条,全县通汽车里程384.4公里。1985年,全县10个乡镇148个村,村村通马驮,通汽车的有56个村140多个自然屯。全县拥有1.5万架自行车,572辆机动车。陆路货运量11.61万吨,周转量706.8万吨公里;陆路客运量91万人,周转量2811万人公里。纵贯县境北南92公里长的红水河段,是县内唯一水上航道,因滩险水急,解放前船只最多年达20余艘100多吨位。1949年民间有人力木船7艘66吨位,运货量中1188吨,周转量6.54万吨公里。解放后对险滩作了治理,境内设立12处主要渡口码头。1974年以后逐步改建人力木船为机动船,当年有人力水船27艘,机动船2艘。1985年有机动船102艘1374吨位,货运量2.73万吨,周转量153.9万吨公里。

8教育

清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,在全国各地办新学的影响下,东兰州废科举、止学宫,州署建立高等小学堂,为东兰第一所官办小学。民国15年(1926年)农民运动高潮,区乡农民协会都办小学校,还设农民夜学。1930年县苏维埃政府颁布施政纲领,提出“教育劳动化”和“创办劳动人民免费学校”,县、区小学改为“苏维埃劳动小学”,招收贫苦农民及军烈属子女免费入学。民国22年东兰县推行国民基础教育条例,乡设中心小学,瑶族聚居地设“特种民族学校”。民国26年,教育厅在县设立东(兰)凤(山)天(峨)3县联立国民中学,东兰县始有中学。民国32年,省教育厅在县创办省立东兰简易师范,东兰县始有师范教育。
解放后,人民政府重视教育事业,东兰县建立了从幼儿园到高级中学韵社会主义教育体系,初步改变了封建社会文化落后的面貌。由于受“左”的思想影响,县教育事业的发展走了一条曲折的路。“文革”十年,教育成为重灾区。经过拨乱反正,教育事业才获得蓬勃发展。据1985年统计,幼儿园从1956年的1所入园幼儿62人,发展到现有幼儿园3所入园幼儿471人。小学由1950年的211所(点)学生2238人,发展到中心校150所、教学点797所,在校小学生41301人。初中由1950年的1所学生124人,发展到7所在校学生5709人。高中从无到有,由1955年设立1个班学生49人发展到高中2所学生1006人和农业高中1所学生292人,教师进修学校1所学员91人。教职工队伍也不断壮大,全县中小学教师由1950年274人发展到1935人(不含代课教师)。1986年,小学入学率为89%,巩固率为92.7%,毕业率为77.8%,小学适龄儿童入学率为90.7%,普及率为64%。
但是,由于种种失误,尤其是“文化大革命”的影响,教育战线元气大伤,使教育事业与经济发展不相适应。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统计,全县人口242664人,具有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386人占0.16%。具有中专、高中文化程度的13405人占5.5%,具有初中文化程度的23383人占9.6%,具有小学文化程度的66114人占27.2%。12周岁及12周岁以上文盲、半文盲的有77618人,占31.985%。

9文化

民间艺术

铜鼓山歌艺术节

铜鼓山歌艺术节

民族民间传统舞蹈,历代封建统治者视为劣风陋俗,说是“张谣风”“非亟早剪除不可”,致使一些民间舞蹈失传。如壮族的《婚礼舞》、《求花舞》、《放羊舞》、《虎羊舞》、《泥鳅舞》、《蚂拐舞》;瑶族的《盘王舞》;汉族的《斑鸠舞》等。1956年以后,县、乡多次举办文艺会演,挖掘壮族《铜鼓舞》等,经整理加工,分别获地区、自治区群众文艺会演奖。
铜鼓舞
铜鼓是东兰县壮、瑶族珍贵乐器。壮族铜鼓舞流行于大同、四合两乡,多为过年、婚日进行。它起源于劳动、祭祀、娱乐或礼仪,说法不一,从舞蹈表演形式看,则与娱乐较密切,流传至解放初期的铜鼓舞多是7人表演,其中4人打四面铜鼓,1人敲打牛皮鼓伴奏,1人舞雨帽或簸箕,1人敲打竹筒,铜鼓声息,舞蹈不止,极尽喜悦,铜鼓手和跳舞者累了就换人,往往延续一两个小时。1956年,县文化科、馆对铜鼓舞进行加工整理,加进4位女演员,内容为庆丰收,有播种、穿山、驱鸟射兽、收割、筛米等情节,悬挂铜鼓改为座架铜鼓,架贴“庆祝丰收”四个金字。1970年,县文艺队改编铜鼓舞,赋予庆祝苏维埃政府成立的革命历史内容,有歌有舞,表现工农兵政权诞生的喜人气氛,获地区文艺调演出优秀节目奖。1980年,大同乡文化站组织农民表演的铜鼓舞,恢复原来面目,参加地区群众文艺会演获奖。铜鼓舞自宋代传入县境后,民间把它当作“宝物”“神器”。明、清时期,铜鼓大量从红水河运入县境,外地铜鼓匠也到长江哨红水河边的铜桥坳、乾能坳铸造铜鼓。因此,红水河沿岸壮家,几乎村村有铜鼓。逢年过节,红白喜事,都要打铜鼓,表示哀乐。尤其是春节欢度“蛙婆节”,红水河畔遍地铜鼓响。解放初期,全县民间铜鼓数以千计,没有铜鼓的村寨、宗族被视为“冷乡冷土冷族”。1958年大办钢铁时,铜鼓被没收,砸成“烂废铜”送往工厂,兰阳乡一天就被砸烂200多面。县物资局一夜就装运7大卡车“烂废铜”。“文革”期间再次没收,珍贵文物铜鼓损失惨重。
舂榔舞
又名木棒舞,主要流传于长江乡的板隆、三堂、拉吉及东院镇的达文、四由等村屯,以长短木棒头尾相击,发出不同节奏的响声,表现农家的欢乐,表演者全是男子,少则三四人,多则8人。每人手持一根4尺或8尺的坚硬木棒,围着一块垫板,先击板而后击棒,发出音响,分有两人对打、三人互打、众人交打等打法。击打节奏的改换与终止,均由指挥人呼喊口令,还配有皮鼓、铜鼓或锣钹伴奏,增添棒击音响浑厚、雄壮效果,富有浓烈的生活气息。长江乡板隆村的舂榔舞。1980年参加地区群众文艺会演受到好评。每年过节,舂榔舞都在该村表演几天几夜。
猴鼓舞
该舞流行于三弄乡三合村布努瑶山寨。传说瑶家祖先曾带猴打胜仗归来,以此表达其喜悦心情。用的乐器有两面铜鼓和一面牛皮鼓,女敲铜鼓伴奏,男打皮鼓主舞,以多变的鼓点和灵巧的动作,模仿猴子机敏、风趣的特性,表现瑶山的生活气息。猴鼓舞1957年参加县群众文艺会演获奖。1980年参加自治区业余文艺会演,获优秀节目三等奖。

文物古迹

革命烈士纪念碑

革命烈士纪念碑

韦虎臣墓地遗址
位于太平乡那腊村,宽约六亩。原墓地立有明代皇帝旌表碑铭2座,墓地门有石柱、石栏,门前有两具石雕,武士持剑守卫,由石门进入墓地约30米,便是韦虎臣墓。陵墓用数百块精雕细刻的有各种花纹图案的石条砌就。墓碑两旁各立石狮、石麟、石牛、石马、石猪、石鸟、石人等近百具,形象栩栩如生。“文化大革命”中遭受破坏。今仅存石狮、石猪、石马、石麒麟、石武士等十多具及数十条雕有各种花纹图案的条石。
益寿桥
位于县城马鞍山麓,系广西较古老的石拱桥之一。跨九曲河,为三拱石桥。明万历六年(1578年),东兰州土司韦应龙为其母金氏60寿辰募款所建。民国29年被日机炸损。1954年人民政府修复。
马鞍山营盘
又名左营盘山,与右边的巴托岭营盘,夹峙县城,石砌墙垣,为清顺治时绿营兵营地。今遗址及山腰石梯通营盘岭之要道尚存。
虎头山隧道
位于县城虎头山半山,昔人题有“漪兰山”三字于崖上。原道口有铁炉一架,下置双轮,入内时以炭火置炉中,推之先行,以驱虫蛇。道分三路,一通仙女岩,一通孟获岩,一通县城。修于明代正德年间,今遗址尚存。
安抚司署
位于大同乡更乐村州拉屯,建于宋崇宁年间,为文兰州设治之所。现墙址及后山石牛、石拱桥、了望台尚存。
土知州署
东兰马鞍山

东兰马鞍山

位于武篆镇上圩村旧州屯,明永乐年间,征调全州十二哨民工兴建,今仅存城址,护城河、柱石磴、栓马石、鱼塘、水井及洪武年间开发的可通七关桥的旧州坠道。
苏仙古棺岩
位于大同乡永模村红水河东岸苏仙山悬崖上,洞口距河面近百米,上下左右都难攀爬,搭桥缠身方能入岩。50年代初,洞内有100多付大小不等的棺材,有的堆积地面,有的插入石缝里,有的插在石壁上,其制作为原木挖槽加盖,棺内有尸骨,共中一付还留下一条4尺多长的辫子。有些棺内还有白土布,棺木多为松柏,常被木匠用来加工水桶、木盆出卖。1974年苏托村砖瓦厂将棺材推下山崖作烧瓦用。今岩内仅存散落的尸骨及一些棺板。此岩棺材来历不明,无史料可考。
旧州隧道
位于武篆镇上圩村旧州屯到拉旧山地下,为明洪武年间开凿。隧道工程极大,长约2里,宽4.5尺,或2.3尺不等;上面皆用石拱制成,以防崩陷;下面用石砌平,隧中每十数丈有石磴一座,设灯盏于其上,燃灯以便行走。其分歧隧道有四、五处,建筑大都相同。转折之所,皆设门阖辟。初入其中,往往迷途。隧道今犹存。

10旅游

魁星楼

魁星楼

东兰地处亚热带,气候温和,雨量充沛,光照充足,雨热同季,四季气候宜人,夏无酷暑,冬无严寒,是岭南地区避暑胜地。全县森林覆盖率73%,空气中负氧离子每立方厘米高达2-5万个,是城镇的一千倍。旅游景点有:拉甲山景区、小象山、驼峰山、月亮山、江平田园。
12
东兰县人民政府主办 版权所有 东兰县人民政府

网站备案:桂ICP备16002601号 网警备案号:45270102000557 技术支持:东兰县政务服务管理办公室 ,电话:0778-6328155 邮箱:dl6328155@163.com

桂公网安备

45122402000005号

回顶部